离心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离心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存款准备金扩征货币调控一石三鸟

发布时间:2020-10-17 01:41:01 阅读: 来源:离心泵厂家

存款准备金扩征 货币调控一石三鸟

依照央行下发的《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将保证金存款纳入存款准备金交存范围的通知》(下称《通知》),自9月5日起,商业银行的保证金存款也将纳入存款准备金缴存范围。这意味着,未来6个月的政策执行期内,将有超过9000亿元的资金被冻结,相当于提高存款准备金率2~3次。  受此影响,本已流动性趋紧的市场风声鹤唳,银行股行情更是应声回落。“这无疑让资金更加紧张,大型银行还好,保证金存款占比较高的中小银行肯定会承受较大影响——揽存局面更加艰难,放贷能力也进一步压缩。”中行总行的信贷人士分析,随着未来中小银行信用融资类业务动力的减少,商业贷款将首当其冲。  不过,市场人士表示,并不用过度担忧存款准备金征收口径扩大对流动性过度紧缩的影响。“这至少表明,未来一段时间内,加息与提准的概率已经很低。”交行分析人士认为,“新规的重点是加强流动性监管覆盖,补足此前社会融资总量监管下的货币政策漏洞。在二季度调控基调延续上,此次《通知》扩大了未来的调控空间,心理作用大于实际效应。”  补足覆盖面  所谓保证金存款,即金融机构为客户提供具有结算功能的信用工具、资金融通以及承担第三方担保责任等业务时,按照约定要求客户存入的、用作资金保证的存款。在商业贷款中,多有涉及。  由于保证金存款可以纳入存贷比考核,却又不需缴纳法定存款准备金,在央行实行严格存贷比监管以来,很多银行都将以其为代表的表外信用业务当作重要的低成本揽存手段。与此同时备受社会资金高利率之苦的实体经济也乐于向银行求助此类杠杆融资。  上半年,单兑汇票规模便激增至1.33万亿元,占同期社会融资总量的17.1%。在此背景下,截至7月末,央行数据更是显示,保证金存款较年初新增约9000亿元至4.4万亿元。  “在社会融资总量的调控范畴内,这种表外融资激增已经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并且长期以来,监管层也一直致力于将表外归拢至流动性监管以内,这恰是此次《通知》的要义。”上述中行人士认为此次的重点在于补足货币政策的覆盖面,加强流动性监管。  根据《通知》,央行要求将承兑汇票、信用证、保函相关的保证金存款纳入存款准备金计提范畴,自9月5日执行。按照大型银行21.5%、中小银行19.5%的计提标准,市场人士测算未来6个月,各银行将共补缴超过9000亿元的资金。  受此影响,原本便已风声鹤唳的市场反应强烈,在银行间拆借利率上升的同时,股市行情也再次回落。  “关键是此次《通知》的时间节点与复杂的市场环境,让它具有了更多的含义与目的。”上述交行分析人士解释。这也正符合了市场对此次通知一石三鸟效用的多面解读。  面对美国悬而未决、但极大可能9月份实施的QE3,融通基金发布研究报告称,尽管人民币的升值幅度较大,但随着进一步的国外定量宽松政策以及年底的国外消费旺季来临,外汇占款的对冲压力仍然较大。  外汇占款的增多直接与国内的物价趋势形成合力,继续对通胀施压。“利率市场化背景下,单纯的小步加息对通胀作用式微;存款准备金率已处高位,很大程度上影响了银行利润的派生。这种情况下,扩大存款准备金征缴口径是另辟蹊径。”在上述交行人士的分析中,央行的货币政策正逐步倾向于在公开市场对流动性加强监管。  此举好处多多。“此前公开市场的流动性回收多用央票,但央票的低利率、高成本一直让央行痛苦难言;但准备金存款的利息就便宜很多,这次扩征冻结的资金实际上也可以说是对央票作用的置换。”上述中行人士分析。  央行的市场操作似乎也在暗示两者之间的背后联系。8月23日发行的一年期央票在规模上已经有所缩减。  除此之外,中行人士更是表示,扩征更是对未来调控预期的心理暗示。“既然可以开征票据融资,那其他范畴的保证金存款一旦需要也可以开征,这对银行表外扩张是一种威慑作用。对于市场各方,也是如此。央行意在纠正市场预期,明确货币政策方向,不要轻言手段出尽。”  流动性之虞  9000亿元的冻结量势必进一步影响到银行间市场本已紧张的流动性。  “这两天银行间拆借利率已经显现回落,表明市场对此举的影响正在消化,实际上整体来看,并不应对未来的流动性过度担忧。”上述交行人士分析,“今年的信贷新增额度并没改变,仍是维持在16%,这在基本面上保证了供应。”  基本面之外,该人士也进一步表示,通知并不意味着紧缩流动性。“流动性紧张,央行也给货币政策留出了观察期,并且下半年市场到期的流动性规模,完全可以覆盖此次通知征缴的存款准备金,这就给未来的政策留下了弹性空间。未来为了对冲流动性收紧或超调,央行也可以在公开市场随时净投放或下调准备金率。”  这种便利的调节已经开始启动。《通知》显示,为了给银行留足过渡期,按照各银行的进度与规模,央行将整个收缴过程编排为分批进行。根据《通知》,中、农、工、建、交及邮储六大银行自9月5日起,共3个月分批上缴,而其他银行则自9月15日起,共6个月分批上缴。  按照央行要求的缴纳进程,国泰君安分析师表示,9~11月的上缴规模分别为1520亿元、2211亿元、2211亿元;12月份大银行停缴后,中小银行在明年前两月,将分别上缴1105亿元。  “分批可以很好地缓解压力,并且为了缓解短期流动性压力,央行近期的公开市场操作也是净投放。”上述交行人士回忆说,《通知》前一周,央行市场净投放6000亿元。“并且未来央行公开市场的对冲举措概率也在增加。”  但对于“央行将下调中小银行准备金率”的市场传言,上述交行人士分析是趋势,但并非近期可预计的操作,“还没收缴上去,怎么可能先放松,还要看进一步的市场走势”。  中小银行承压  存款准备金的扩征对总体流动性的影响有限,但问题在于征缴的保证金存款分布并不均匀。这直接造成了中小银行对此次操作的承压。  “五大行的超储率相对较高,配合调控的政策性也更高。”中行分析人士认为,为了揽存,上半年保证金存款规模的快速增长,比较突出的体现在中小股份制银行身上。  这并非空穴来风。截至6月底,深发展、南京银行、民生银行、华夏银行已公布的半年报中,保证金存款占总存款的比例分别为28%、19%、18%、17%;而五大行里,占比最高的中行,也才不过6%。  此次,六大银行共需补缴3455亿元,中小银行则超过5500亿元。在市场看来,超储率普遍偏低的中小银行,要拿出5500亿元实在不易。  这将直接影响到中小银行的业绩。8月30日召开的中信银行业绩发布会上,中信银行副行长曹国强坦言,此次新规将导致中信银行资金上缴超过400亿元,预测拖累中信银行的经营业绩在1亿元左右。  这还仅是最直观的调控结果,而接下来,为了应对持续的存贷比监管以及业绩需求,银行所面对的是更加窘迫的揽存压力。  “我们9月份的揽存任务已经下发,要求比8月份只高不低。”一位股份制银行分行人士表示,“变通的方法不是没有,但现在风向很严,继续顶风要面临很大风险。”  受此影响,银行从保证金业务向市场投放流动性的口子已经不可避免地受到缩减。上述股份制银行人士认为,未来银行在承兑汇票、信用证、保函方面的热情减少。“要么就加价,不然就只能停止了。之前那些买商铺、写字楼的商业贷款因为涉及到保证金存款,未来就不好办了。”  上述交行人士则表示,未来商业银行以量补价的倾向会进一步增强。

IGCSE

AEAS

alevel线上培训

相关阅读